飞针走线 巧手绣出新生活

2020年08月19日16:27  
 

经年累月的劳作,让她们曾经柔软的双手粗糙而布满老茧,让人很难将各种精美的手工艺品跟她们联系在一起。但正是这一双双写满辛劳的双手,在飞针走线间,织就出一条脱贫奔小康的道路。

负责组织生产的55岁村民路二牡丹是合作社里最年轻的成员。

“绣女”网上直播

“九石榴一佛手,守着亲娘永不走。”

“狮子滚绣球,好事在后头。”

“鲤鱼穿莲,年年有鱼。”

在土右旗双龙镇壮丁营村(含兴盛村)的手工布艺就业扶贫工坊展厅内,各式绣品整体地排列着。有绣着民间传统图案的绣花鞋垫,也有经过重新绘图配色的绣花拖鞋,还有布艺拼接制作的耳枕、绣花抱枕、床旗、桌旗等。工坊内,手拿针线的绣娘们赶制着订单产品的同时,聊着绣品上精美图案的含义。

“合作社前两天接了150双千层底布鞋的订单,大概能收入2.1万元,你瞧大家的干劲多足。”负责组织生产的55岁村民路二牡丹是合作社里最年轻的成员。为推广合作社产品,对手机操作还算了解的她最近开通了快手直播。

边直播边做活儿,让路二牡丹的直播间已拥有了几千名粉丝,其中不乏来自包头及周边地区赋闲在家的女性。“通过我在直播间的介绍,她们中有不少人产生了加入合作社的念头。”说话间,路二牡丹正通过手机仔细检验着东河区一名绣娘制作的千层底布鞋。

据了解,制作一双千层底布鞋需要经过打衬子、开鞋底、开鞋帮、贴鞋面、搓麻绳、纳底子、踏花样、绣花、绱鞋、楦鞋十个步骤,其中仅纳底子一项,绣娘们就需要来回缝制2600余针。路二牡丹预计完成150双布鞋的订单大概需要4个月,她说:“光指着我们村里的人做不出来,所以我们也欢迎更多手艺好的绣娘加入。至于生产原料、设备设施都是由村集体经济专业合作社负责统一采购,我们通过快递把生产原料寄给外地的绣娘们,做好后她们再发回来。”

“做梦也没想过,大家都会做的手艺活儿也能赚钱。”63岁的张有梨一边忙着给手上的鞋面绣花一边说,“过去我们这点手艺没啥用,最多是在村里人家结婚时,帮着绣点东西。自王刚书记来了以后,给我们弄了这么个好项目,既不耽误下地干活、做家务,还能赚钱补贴家用,多好呀。”

手拿针线的绣娘一边忙碌一边聊着绣品上精美图案的含义

传统技艺“复活”

王刚,市委政策研究室(改革办)2018年2月1日选派至土右旗双龙镇壮丁营村的第一书记、驻村工作队队长。2014年,壮丁营村被定位为全市精准扶贫、精准脱贫项目村,由市委政策研究室定点帮扶。

“通过历任驻村干部的不懈努力,壮丁营村的各项基础设施建设改造已基本完成,所以我的工作重点就是帮助壮丁营村找到适合村情实际的集体产业项目。”王刚表示,入户走访、问卷调查成为他派驻到壮丁营村的第一件事。

针对入户调查的结果,王刚为壮丁营村确定了“党建引领+产业带动+集体资产收益分红+政策兜底”的脱贫模式,并牵头制定了三年产业发展规划以及重点产业项目。

通过协调金融机构为缺资金的贫困户办理金融扶贫小额信贷用于发展生产;组织开展“菜单式”扶贫,为有劳动能力的贫困户捐赠基础母羊;支持因病致贫的弱劳力通过自种自养或托养方式发展庭院经济,并帮助销售获利。王刚确定的四个脱贫模式中有三项早已在壮丁营村顺利落地,唯有确定村集体经济项目当时毫无进展。

“后来,我们通过与村民聊天,了解到双龙镇的妇女在长期生产生活中形成了刺绣、布贴、麻绳制作等传统手工技艺,并且有一批民间刺绣艺人就活跃在壮丁营村及周边村。”王刚说,为核实这一情况,他还带着村干部拜访民间艺人、发掘刺绣人才。

完成市场调研后,王刚编写了详细的项目实施方案。经全体村民代表大会讨论,最终确定在壮丁营村发展传统手工布艺工坊项目。

2018年,壮丁营村成立了“村党支部引领,村党员带头,村干部领办,贫困户参与”的村集体经济专业合作社。由定点帮扶单位市委政策研究室(改革办)捐赠资金5万元用于项目建设。2019年5月,项目建成投产,并明确了产品品类为绣花鞋垫、绣花拖鞋、千层底布鞋、婴儿虎头鞋绣花鞋、耳枕、抱枕和床旗桌旗等七大系列。

“绣娘们的产品经专家评审达到质量标准后,由合作社全部按价回购。产品回购会平均每月组织召开一次,绣娘们是领取计件工资。”王刚表示,目前项目已实现销售收入近4万元,包括3名贫困人口在内的16名在村妇女和6名外出打工及陪读的妇女通过居家灵活就业,实现了增收。而她们制作的产品已经通过市妇联,成功进入到妇女手工文创产品销售基地和线上商城。

下一步,合作社将继续争取各方支持,不断提高布艺工坊产品制作技艺和丰富产品种类,持续拓宽产品销售渠道,带领更多妇女通过勤劳双手绣出幸福生活。(记者 王璐 摄影 常静)

(责编:刘泽、张雪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