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大漠深处的“草药郎中”

2020年03月20日11:23  
 

“我大年初一从电视新闻上看到,了解到了这次疫情的严峻性。要守护好这片净土,不要让疫情进入到我们这里,我是这么想的。”正在村口的疫情防控检测点上值班的哈斯扣说。

哈斯扣,中共党员、党员中心户、“都贵楞”负责人、村医、牧民,生活在阿拉善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乌斯太镇巴音敖包嘎查科泊尔自然村,地处乌兰布和沙漠腹地,距离乌斯太镇区120多公里。临近五十的他,自学蒙医取得行医证书,以善治疑难杂症而声名日隆,成为当地名副其实的“草药郎中”。

科泊尔(蒙语,沙漠绿洲之意),地处乌兰布和沙漠腹地,面积212平方公里,常年少雨、多风、干燥,冬季漫长而寒冷。科泊尔拥有丰富的沙生植物资源,其中原始梭梭林近7万亩、白刺13.5万亩。十多年前,当地实施退牧还草时,有22户73人留守这里,守望着近7万亩原始梭梭林,大家因那份走不出的情怀而坚守在故乡。

自然村里,牧民家相距都很远,从哈斯扣家骑摩托车三十多分钟车程,有一对耄耋夫妇家。丈夫叫毕力格那顺,86岁、妻子莫日乐,87岁。他们是科泊尔自然村寿星,也是唯一一对健康相守几十年的寿星夫妇。哈斯扣说:“他们家离我家12公里的距离,他胃寒、血压也高。我每隔10天去检查他的身体情况,给他边用药、边用土办法治疗的方式,现在他的血压也慢慢下降了,身体也好多了,治好他的病我也很高兴。”

这次疫情防控期间,作为村医,哈斯扣首先想到的是如何守护这一片净土,放下了自己家收春羔的活儿,充分发挥起党员先锋模范带头作用和戈壁草原守护神——“都贵楞”负责人(“都贵楞”蒙语,意为“小组”)作用,开始对所有牧民逐户进行地毯式排查,亲自上门逐个进行体温测量和防疫宣传,往往深入沙漠一个来回至少需要6个小时。他说:“不管多远,我的职责就是确保村里不能有一个人被落下。我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作为一个村医,我的责任是重大的,我一直这么想,所以一直没离开过这个疫情检测点。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役,我要一直坚守在这里,不让疫情蔓延到我们这块土地上。”

多年来,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科泊尔滩唯一一个蒙医大夫,不管有什么大事小事,他都挺身而出,舍“小家”为“大家”,不忘救死扶伤的本职,牢记使命服务于民的热心,像一颗梭梭树,扎根大漠,生命不止、奋斗不息,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展现着共产党员的时代风采。(曹明宇 杨占军)

(责编:刘泽、张雪冬)